欢迎您访问水墨艺术网!
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搜索: 展览展示 山水画 国画 油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名家专题
崔振宽新作展:聚焦中国画的现代转型

来源:中国水墨艺术网 发布:文晔 日期:2015-09-04


——“苍山无言”崔振宽画展学术研讨会发言纪要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崔振宽画展是我在任中国美术馆馆长时期特别期盼的一项重要学术活动。崔先生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文化背景和环境下,一方面具有远大胸怀和崇高理想,一方面脚踏实地、沉潜探索的重要代表。他的作品具有学术深度和学术纯粹性,在宽远与深厚两个极地都形成了巨大的创造张力,很好地反映了这个时代的文化精髓或者说中国文化精神。
一、30多年来,中国画坛潮起潮落,崔先生沉得住气,在极为纷繁复杂的文化动态与艺术思潮面前能够找准自己的方向,能够不断地往艺术的深层次去做真正的学问,做纯化绘画语言的探索。二、崔振宽以北方山水自然景观为自己的生活基地,心中怀想的是宋元以来大山大水的整体气息,这为他的笔墨探索提供了牢靠的思想背景。在他的画面中有极为丰富的语言语素,但在整体上是极为单纯的笔墨世界,既有大自然万千气象的生命意态,又有笔墨自身所形成的生命世界。愈到晚年,崔先生的艺术境界愈发走向纯粹,而纯粹正是所有古往今来伟大艺术的重要特征。三、崔先生是从研究走向创造的一位高手。他在研究了黄宾虹的黑、重、满、密这些语言特点的同时,更加集中地以焦墨或者说重墨为自己的特点,以充满力量和执着的性格的笔线为发展方向,从而在20世纪以来的中国山水画的体系中发展了黄宾虹学派的最重要的特征,形成了既有本土自身学术来源,更有当代意识和创造的一个格局。因此在学理上给予我们以启示。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崔振宽先生是当今中国画坛山水画家里面很杰出的一位画家。崔振宽先生是创造性的创造自己的山水。崔振宽先生的笔法、墨法不同于其它画家,也不同于古人。他的焦墨比其它焦墨画家,比如张仃先生和现代的焦墨画家也不一样。他的下笔很重、很粗,粗中又有一种气韵、神韵,有一种韵律、律动感,他的线条、墨块、点、线、面、皴法都造成绘画的一种音乐感……绘画里面的节奏从哪来,从线里面来,从墨块里面来,大块、小块,大点、小点,有点、有皴、有擦、有染,这就形成了音乐式的色调的美。色调美在他的画里面感觉就是黑,以黑为主,墨里面又有很微妙的东西。我觉得气势宏大,感情体会的微妙,这两点是崔振宽山水画不同于其它山水画家的特点。另外,大格局是崔振宽山水画给我的启发,在他创作的旺盛期我们期待他取得更大的成绩!
吴为山(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 崔先生的线有书法,有中国画最传统一波三折的底子,所以浑厚、苍雄。他是在进退的凹凸空间中来体现一波三折,而不是在平面里面来展现,所以有厚度。这种厚度是像雕筑一样,没有深厚的传统功底,特别是在笔墨上没有很深的造诣的话,画直线只能画成现代的速写和现代的装饰,画成一个比较表浅的写生,崔先生是把自己的笔墨精神融进了现代的图像当中。
崔振宽先生作品当中最难能可贵的是:看上去很抽象,实际上是意象的表达,但再看看里面又有很多具象的表现。这三者融汇在一起使他的笔墨充满了生活的情感,充满了精神的诉求,同时更充满了艺术的自由自在,达到了笔墨的一种化境。
?
王鲁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这个展览非常重要,对崔振宽先生个人的创作历程是个全面的展现。而且,由于崔振宽先生的特殊的历史地位,又具有另外两个超越他个人的意义,一个意义是作为一个长安画派的延续者,崔振宽先生的作品其实是一个美学上的风向标。另一个是美术史的意图,把黄宾虹这个已经开始了的中国笔墨中国水墨的现代性加以拓展,形成刘骁纯先生提出的“黄崔系统”。他在很多地方比黄宾虹做的还过,比如对形象的一种打碎、点画之间的梳理,还有借助点画更多地表达画家当下的生命形态和状态,就是笔墨语言的某种表现主义感觉。另外,通过这个展览,对我们当下的美术界提供了一个思考的个案,就是一种民族意识即建立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
田黎明(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画艺委会委员)
崔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的一位当代大艺术家。佛教里面有一句话叫:一法圆通一切法。我觉得崔先生的这些作品,尤其是大尺幅的焦墨作品,找到了一种“一”的理念。这种高度体现了中国人面对自然,面对山水所呈现的一种对自然体验的方式,一种胸怀和一种精神的观照。崔先生就是通过极简的朴素的笔法,传达了深奥和复杂的大千世界。在崔先生的艺术中,把中国传统文化的体验当作他一生的课题,他是在黄宾虹先生的焦墨山水基础上,去寻求高远的境界。
吴长江(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崔振宽从50年代、60年代到今天的每个时期,都有充分探索的大批作品。印象最深的就是,作品无论是画的丰富充分还是简洁概括,都很注重艺术语言的凝炼,甚至吸收了一些现代符号的东西,非常耐看。而且最后简化的东西多,但又不失生动,也有丰富的内涵。我认为崔先生是中国当代非常有影响的大家。
刘曦林(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崔先生的展览是个人艺术系统的梳理,从写生到写意,从写实到写意,从写意到表现,是从写实表现到现代性图式创立这样的一个探索过程。
崔先生的作品大部分都表现出平散结构中小空白的考究和疏透感,可谓密可透风,体现了形式美的独立性的升华,这不完全是文人画的东西……崔振宽的焦墨山水冒了把水排掉的风险。这是崔振宽和黄宾虹拉开距离,找到自己艺术语言的分水岭。崔振宽与傅抱石、李可染、石鲁、赵望云之间也是拉开距离的,不仅仅在形式上拉开距离,在笔墨的运用上,观念上也有很大的差异。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中国气魄,中国风格,崔振宽的艺术能比较准确的诠释这几个概念,当之无愧。我觉得崔先生就是中国当代文化代言人,这个角色是没有问题的。
但面临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艺术家的问题。一个是我们文化管理机构怎么推出中国文化代言人,没人关心这个问题。第二,中国的阐释体系太弱,创作实践层面非常好,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没问题,但是为什么没有这样一个思想的高度?理论家手中话语权不够,或者我们阐释体系出问题了,我们的价值标准出问题了。所以怎么让崔振宽这样的艺术家真正走向世界,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这可能是我们研讨的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
中国当代艺术试图有自己的形态,有自己的价值标准,崔振宽就是一个典型范例。崔振宽这样的艺术家才能真正的代表中国当代艺术,才能真正把中国当代艺术推向世界,而且在世界上是独树一帜的。?????????????
刘骁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当前探索中国艺术现代化和当代性的方式是非常多元的,可能性是非常广的,我把崔振宽放在一个系统里来讨论。“系统”不同于“体系”和“流派”,而是指有上下文关联的画脉、序列、系列。
一个南北宗论,还有一个文人画论,董其昌把正统山水画的脉络已经理过了,这条脉络能不能推向现代?一条千年古河道,到“四王”已经结壳了,已经僵化了。能不能敲开这个壳再往前走?黄宾虹提出了这个问题,最后也确实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我觉得黄宾虹打开这个缺口还可以继续发展,继续向现代转型。崔振宽通过焦墨切入了黄宾虹课题,对黄宾虹的五笔七墨做了很深的研究、思考、尝试,并不断地去探索,所以他的焦墨能达到这样一个高度,更重要的是他能在黄宾虹敲开壳的那个地方再继续尝试。
.殷双喜(《美术研究》执行主编、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崔振宽把写生和写意这样一个传统画论中重要的理论问题现代化,并且具体化、视觉化了。崔振宽中年的写生接近李可染的类型,就是在写生的基础上对景象事物加以重组。崔先生晚年的一些画非常接近黄宾虹的写生模式。
刘骁纯先生提出“黄崔系统”有它的特殊意义,但是从理论思考上还可以更为立体化和多样化。崔先生跟黄宾虹不是地下党员的单线联系,他是通过黄宾虹进入了中国绘画的历史。我认为,崔先生学的不是单纯的技法,而是对中国画根本的理解。崔振宽通过“写”的方式进行“意”的表达和抒发,找到了中国画传统中重要的一环。
皮道坚(华南师范大学教授)
??? 1986年,在陕西杨陵的“中国画传统问题学术研讨会”上,崔振宽认为在当代中国画从传统形态到现代形态的转型中,中国画的笔墨有着不可忽视的现代价值。吴冠中和张仃关于笔墨问题的争论是后来的事情。崔振宽当时就提出这样的艺术主张,很超前。在吴冠中对与现代生活脱节的传统笔墨感到失望的地方,崔振宽却发现了继续发掘笔墨表现力量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 崔振宽90年代中期以后的作品有一种平面化的倾向,这种专注于焦墨与骨法用笔的做法,显然都是出自于有意与黄宾虹拉开距离的尝试。进入新世纪以来,崔振宽已经基本确立了他的焦墨山水在中国山水画笔墨系统中的意义。
考虑到近四十年来中国思想史与艺术史的交互作用,以及崔振宽思索着传统艺术进入现代世界的方式,我将他的焦墨山水视为中国当代思想史上一个画学个案。
徐虹(中国美术馆研究员)
崔振宽绘画的道路,我不完全认为是从传统自身内部的逻辑走向现代性。如果把崔振宽定位于从传统向现代转型,我们就会看到转型必然带来矛盾、不协调、冲突、不平衡。由于不平衡,才有可能给我们带来视觉上的一种新鲜感受;由于不协调,才使得崔振宽的画面形式结构从黄宾虹笔墨里脱颖而出,当然也从其他的艺术形式里脱颖而出。他的作品里深藏着更多的焦虑感,他的作品并不完全符合传统中国画的整体性,是一种笔墨形式趣味与传统美学要求的紧密关系。崔振宽比黄宾虹更有现实的感受和现实的关怀,或者说更具有这个时代的丰富性和矛盾性。
尚辉(《美术》杂志执行主编)
崔振宽先生从现实中来,但是他同时比他的同代画家更深入传统,这增强了他笔墨的个性化和高度。
崔振宽有意识地往焦墨方面靠拢,并且远远超过了我们看到的黄宾虹先生的焦墨。
完全由一种黑色的张力来构成现代性,这也是崔振宽在极限之中带着镣铐跳舞,显示他高超艺术能力的一个重要方面。他还吸收了隶书,包括二爨的用笔,像刀一样的锋利性和重量感。这是他在艺术语言上的一种高度。
他是在焦墨带有抽象意味的形式之上,进行精神重建,只有从这个角度认识崔振宽先生,他才有这个时代超出他同代人很多的艺术风格和面貌。
赵力忠(中国国家画院艺委会委员)
??? 谈崔振宽,我说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得意忘形。实际上崔振宽在某些方面也是像黄宾虹一样,是在研究。得意忘形这是我们传统画所追求的,把物象放在次要的,追求意,追求精神的东西,物象都可以省略,可以简化。第二点是忘其所以。忘记他在干什么,他的心态不完全在艺术上,甚至很不在艺术上,就是在他的研究上,在探索一种东西。所以他得意忘形而忘其所以,最后是不求而求,水到渠成,崔老的东西前两步正在做到,下一步看打开之后是形成一条支流还是一条江河,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
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崔振宽在传统与现代问题的连接上,不仅强调了笔墨质性与抽象构成,重要的还是将画面空间表达中的耗散结构与笔墨自身的书写性联系起来,形成互动。
对他的画可以从两方面进行评价:放在西方现代艺术谱系中,可称之为抽象表现主义;放在中国传统绘画的谱系中,又可称之为笔墨至上主义。
郎绍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30年来在国内焦墨山水方面,崔振宽是最突出的。其突出点就在于笔法有变化,强悍而生动,不刻板,焦墨山水的要点和难点始终在笔法上点化随物而变,虚实相对独立的形式,是物也是心。崔老的焦墨探索,正向着心和物交融的境界走去。
李一(《美术观察》主编)
崔振宽之所以成为崔振宽,是因为他保持了中国画的书写性和金石气,还有笔墨的气象苍莽。关键的问题不在于他现代不现代,而在于他的笔墨坚守,坚守了笔墨,在坚守中又有拓展,这才是崔振宽的重要意义。
王志纯(北京画院研究员)
崔振宽的艺术最打动我的是那种内在的力量。伴随着崔振宽的艺术从水墨到焦墨,从繁到简,从晕染到点的语言形式的演变,他对自然造化的认识和感受在不断深化。形式语言的锤炼和精神情感的体验是同步的。观他的作品,会感到画面结构、笔墨语言有很强的冲击力,这不仅是笔墨语言自身的力度,更深层的原因是他的笔墨语言的精神含量在不断强化。这才是他的作品能够产生强烈感染力,能够打动观众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在原因。
?
赵权利(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画的现代性的标准是什么?它是一种从中国传统延续过来的现代性,还是受西方艺术影响而有所反叛的现代性?中国画的现代性包括哪些因素?现代性与传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与外来艺术因素有什么关系?与当代生活又有什么关联?另外,有人说黄宾虹的笔墨是属于南方的,崔振宽学习黄宾虹,但他的笔墨却是北方的。那么中国画的现代性有没有地域因素在里面?这个展览启示我们进一步去思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
王林(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刘骁纯老师提出黄崔系统,强调的主要是相关性,我主要想讨论差异性。
黄宾虹主要是通过临古和写生的结合达到高峰,崔振宽主要是通过写生和抽象的结合,达成他的绘画特点。黄宾虹技术上主要是“沿皴做点”,崔振宽则是“以点为皴”。黄宾虹的作品由近至远,而且主要以高远为主,崔振宽则是扑面而来的以中景为主的、近逼的典型构成所造成的视觉冲击。
我认为黄宾虹仍然是一个古典绘画大师,崔振宽是站在现代的这一端,正与他对视。
上一篇:用诚信与良知扞卫书画鉴定师的职业操守
下一篇:剧大师如何用“红鼻子”诠释小丑
版权所有:中国水墨艺术网
技术支持:华大网络